<ruby id="n2mil"></ruby>
  1. <cite id="n2mil"></cite>

    <cite id="n2mil"></cite>
  2. <rt id="n2mil"></rt>

      1. <tt id="n2mil"></tt>
          <tt id="n2mil"></tt>
          1. 《疑龍經》
            2023-12-08

            疑龍經

            .楊益.字筠松著

            ------上篇

            疑龍何處最難疑?尋得星峰卻是枝。

            關峽從行并護托,矗矗槍旗左右隨。

            幹上星峰金不作,星峰龍法近虛詞。

            與君少釋狐疑事,幹上尋龍真可據。

            幹龍長遠去無窮,行到中間陽氣聚。

            面前山水又可愛,背后護龍皆反背。

            君如就此問疑龍,此是幹龍迎送隊。

            譬如赍糧適千里,豈無頓宿分內外。

            龍行長遠去茫茫,定有參隨部長。

            凡有好山為幹去,枝龍盡處有旗槍。

            旗槍也是星峰作,圓凈尖方高更卓。

            就中尋穴穴卻無,幹去未休枝早落。

            枝龍身上亦可裁,半是虛花半是胎。

            若是虛花無朝應,若是結實護送回。

            護纏尚要觀疊數,一疊回來龍身顧。

            莫便將為真實看,此是護龍葉交互。

            三重五重抱回來,此就枝龍腰上做。

            幹龍尤自隨水去,護送迢迢不回顧。

            正龍身上不生峰,有峰皆是枝葉送。

            君如見此幹龍身,的向幹龍窮處覓。

            君如尋得幹龍窮,二水相交穴受風。

            風吹水劫卻非穴,君如到此是疑龍。

            請君看水交纏處,水外有山來聚會。

            翻身顧母顧祖宗,此是回龍轉身處。

            宛轉回龍是掛鉤,未作穴時先作朝。

            朝山皆是宗與祖,不千里遠迢迢。

            穴前官皆拜揖,千源萬派皆朝入。

            此是尋龍大法門,兩水夾來皆轉揖。

            尋龍何處使人疑,尋得星峰卻是枝。

            枝中亂來無正穴,真龍到處又疑非。

            只緣不識兩邊護,卻愛飛峰到腳隨。

            飛峰斜落是龍腳,腳上生峰一達卓。

            真龍平處無星峰,兩邊生峰至難捉。

            背斜面直號飛峰,此是真龍夾從龍。

            一節生峰一節插,兩節雖長號寬峽。

            峽長繞出真龍前,背后星峰又可憐。

            到此狐疑不能識,請向正龍尋兩邊。

            兩邊起峰為護從,正龍低平最貴重。

            星峰兩邊轉前揖,揖在穴前為我用。

            問君州縣正身龍。大浪橫江那有峰。

            起峰皆是兩邊腳,去為小穴為村落。

            如此尋龍看兩邊,兩邊生腳未偏。

            正身繞卻中央去,祿破文廉多作關。

            是為有大小,破祿二星外為攔。

            祿存無祿作神壇,破軍不破作近關。

            要尋大地尋關局,關局大小水口山。

            大凡尋龍要尋幹,莫道無星又無換,

            君如不識枝幹龍,每見龍多延蔓。

            不知斡長纏亦長,外山外縣山為伴。

            尋龍千里遠迢遞,其次五百三百里。

            先就輿圖看水源,兩水夾來皆有氣。

            水源自是有長短,長作軍州短作縣。

            枝上節節是鄉村,幹上時時斷復斷。

            分枝劈脈散亂去,幹中有枝枝復幹。

            凡有枝龍長百里,百里周圍作一縣。

            百里各有小龍,兩水峽來尋曲岸。

            曲岸有水抱龍頭,抱處好尋氣無散。

            到此先看水口山,水口交牙內局寬。

            便就寬容平處覓,左右周圍無空闊。

            斷然有穴在此處,更看朝水與朝山。

            朝水與龍一般遠,共祖同宗來作伴。

            客山千里來作朝,朝在面前為近案。

            如有朝迎情性真,將相公候立可斷。

            尋得真龍不識穴,不識穴時總空說。

            識龍識穴始為真,下著真龍官不絕。

            真龍隱拙穴難尋,惟有朝山識幸心。

            朝若高時高處點,朝著低時低處針。

            朝山亦自有真假,若是真時特來也。

            若是假時山不來,徒愛尖圓巧如畫。

            若有真朝來入懷,不必尖圓如龍馬。

            惟要低昂起伏來,不愛尖傾直去者。

            直去名為墜朝山,雖見尖圓也是閑。

            譬如貴人背面立,與我情意不相關。

            亦有橫列為朝者,若是橫朝似衙。

            前山橫過腳分枝,枝上作朝首先下。

            首下作峰或尖圓,雙雙來朝列我前。

            大作排牙小作列,如魚驕頭蠶比肩。

            朝馀卻去作水口,與我后纏兩相湊。

            交牙護斷水不流,不放一山一水走。

            到此尋穴定明堂,明堂橫直細推。

            明堂已向前篇說,更就此篇重辨別。

            明堂惜水如惜血,穴里避風如避賊。

            莫令凹缺被風吹,莫使溜牙遭水劫。

            橫城寬抱有垣星,更以三垣論交結。

            交結多時垣氣深,交結少時垣局泄。

            長垣便是橫朝,局心便是明堂山。

            垂腳向垣口,北面重重尊圣顏。

            大抵山形雖在地,地有精光屬星次。

            體魂在地光在天,識得星光真精藝。

            問君如何辨明堂,外山抱里內平洋。

            也有護關亦如此,君若到此細推詳。

            時師每到關峽里。山水周圍秀且麗。

            躊躇四顧說明堂,妄指橫山作真地。

            不知關峽自周,只是護關堂泄氣。

            泄氣之法妙何觀,左右雖回外攔。

            此是正龍護關峽,莫將堂局此中看。

            與君細論明堂樣,明堂須要之玄放。

            明堂遠曲如繞繩,遠在穴前須內向。

            內向之水抱身橫,對面抱來弓帶象。

            上山下來下山上,中有吉穴隨形向。

            形若真時穴始真,形若不真是虛誑。

            虛誑之山看兩邊,兩邊虛空亦如然。

            外纏不轉內托返,此是貴龍形氣散,

            龍虎背后有衣,此是官拜舞袖。

            雖然有袖穴不見,官不離鄉任何受。

            貴龍行處有毯褥,毯褥之龍富貴局。

            問君毯褥如何分?龍下有坪如鱉裙。

            譬如貴人有拜席,又如僧道壇具伸。

            真龍到穴有泅褥,便是枝龍山富足。

            此是神仙識貴龍,莫道肥龍多息肉。

            瘦龍雖是孤寒山,也有瘦龍出高官。

            肥龍須作貴龍體,也有肥龍反凌替。

            問君肥瘦如何分,莫把雌雄妄輕議。

            大戴亦當有此言,溪谷為低伏蹲。

            岡陵為牡必雄峙,不知肥瘦有殊分。

            漢儒以山論夫婦,夫山高峻婦低去。

            此是儒家論尊卑,便是龍家雌雄語。

            大抵肥龍要瘦護,瘦龍也要肥龍御。

            瘦龍若有咽褥形,千里封候居此地。

            敢將禹跡來問君,輿圖之上要細。

            尋龍論脈尤論勢,地勢如何卻屬坤。

            若以山川分兩界,黃河川江兩源派。

            其中有枝濟與河,淮漢湘水亦長源。

            幹中有枝枝有幹,長者入海短入垣。

            若以斡龍會大盡,太行喝石至海孺。

            又有高山入韋領,又分汝穎河流吞。

            南幹分枝入海內,河北河東皆不背。

            蔥領連綿入桂連,又入衡陽到江邊。

            其間屈曲分臂去,不知多少枝葉繁。

            又分一派入東海,又登竭石會為垣。

            一枝分送海門,幹龍畫在江陰墳。

            若隊斡龍為至貴。東南沿海天子尊。

            不在彼,多在枝龍身上分。

            枝幹又難辯,枝上多為州與縣。

            京都多是在中。海岸山窮風蕩散。

            君如要識枝幹龍,更看疑龍中下卷。


            疑龍經·中篇 

            雖然已識枝中幹,長作京都短作縣。

            枝中有幹幹有枝,心里能明口能辨。

            只恐尋龍到此窮,兩水夾來風蕩散。

            也有州并大邑,直到水窮山絕獻。

            也有城隍一都會,深在山原隈僻畔。

            今日君尋到水窮,砂礫坦然纏護竄。

            右尋無穴左無形,無穴無形卻尋轉。

            尋轉分枝上覓穴,惟見縱橫枝葉亂。

            也識轉喚也識纏,也識護托也識纏。

            只是弧疑難捉穴,穴若假時無正案。

            到此之時心生疑,若遇高明能剖判。

            為君決破之疑心、枝幹亂時分背面。

            假如兩水夾龍來,便看外纏那邊回。

            纏山纏水回抱處,背底纏山纏水隈。

            護纏亦自有大小,大小隨龍長短來。

            龍長纏護亦長遠,龍短纏護亦近挨。

            大抵纏山必回轉,莫把明堂向外裁。

            曲轉之形必是面,背抵纏山纏水隈。

            纏山纏水回抱處,只恐山塞不開。

            尋得纏護分明了,更看落頭尋要妙。

            纏出纏水如衣屏,向前寬闊看多少。

            纏水纏山作案山,只恐明堂狹不寬。

            山回水抱雖似面,浪打風吹巖壁寒。

            請君來此看背面,水割石巖龍背轉。

            若是面時寬且平,若是背時多陡。

            面時平坦中立穴,局內必定朝水緩。

            縈紆懷抱入懷來,不似背變風蕩散。

            君如識得背面時,枝幹尋龍無可疑。

            寬平大曲處尋穴,此為大地斷無疑。

            詳看朝迎在何處,中有橫過水城聚。

            背后纏水與山回,合前朝水相隨。

            后纏抱來結水口,前頭生腳來相湊。

            兩山兩水作一關,更看羅星識先后。

            羅星亦自有首尾,首逆上頭尾拖水。

            如此地穴與尋龍,不落空戶與失。

            秤定上下左右手,的有真龍在此中。

            忽然數山皆逼水,水夾數山來相從。

            君如看到護送山,上坡下坡事一同。

            疑上坡是真穴,看來下坡亦藏風。

            二疑更看上下轉,山水轉抱是真龍。

            夾龍自上亦作穴,此處恐是雙雌雄。

            雖作兩穴分貴賤,分高分下更分中。

            也有真形無朝水,只看朝山為近侍。

            朝水案外暗循環,此穴自非中下地。

            愛案山水轉,不愛順流隨水勢。

            順流隨水案無力,此處名為破城。

            若是逆水作案山,關得垣無走氣。

            也有真形無朝山,只要諸水聚其間。

            汪汪萬頃明常外,內局周回如抱環。

            鉤鈐鍵閉不漏泄,內氣無容外氣殘。

            外陽朝海拱辰入,內氣端然龍虎安。

            枝幹之龍識背面,位極人臣世襲官。

            饒已能分背面,面得寬平背崖巖。

            假如兩水夾龍來、屈曲翻身勢大轉。

            一回頓伏一翻身,一轉換一回斷。

            兩邊皆有山水朝,兩邊皆有水抱。

            兩邊皆有穴形真,兩邊皆有山水案。

            兩邊朝迎皆可觀,兩邊明堂皆入選。

            兩邊纏護一般來,兩手下邊皆回轉。

            此山背面未易分,心下狐疑又能判。

            不應兩邊皆立穴,大小豈容無貴賤。

            只緣花穴使人疑,更看護身腳各辯。

            莫來此處談真龍,兩水夾來龍必轉。

            逆轉之龍有鬼山,鬼山拖腳皆后環。

            識得背面更識鬼,識鬼之外更識官。

            官鬼已向前篇說,更就此中重分別。

            大凡幹龍行盡處,外山隔水來相顧。

            幹龍若是有鬼山,回轉向前寬處安。

            凡山大曲水大轉,必有王候居此間。

            也有幹龍夾兩水,更不回頭直為。

            只是兩護必不同,定有護關交結秘。

            幹龍行盡若天鬼,須看眾水聚何處?

            眾水聚處是明堂,左右交牙鎖真氣。

            如此明堂雖是真,鎖結交牙誠可貴。

            問君疑龍何處難?兩水之中必有山。

            兩山之中必有水,山水相夾是機源。

            假如十條山同聚,必有十水歸一處。

            其間一水是出門,九山同來作門戶。

            看西西山好,西上看東東山妙。

            南山望見北上山,山奇水秀疑似間。

            看見南山水,矗矗尖奇秀且麗。

            君如遇見此處時,兩水夾來何處是?

            與君更為何分別,先分貴賤星羅列。

            更須參究龍短長,又看頓伏星善良。

            尊星不為朝見,從龍雖來撓掉藏。

            貴龍重重出入賬,賤龍天帳空雄強。

            十山九水難同聚,貴龍居中必異常。

            問君如何分貴賤,真龍不肯為朝見。

            凡有星峰去作朝,此龍骨里福潛消。

            譬如吏兵與臣仆,終朝跪起庭前。

            那有精神立自身,時師只說同關局。

            朝山護送豈無穴,輕重與貴龍別。

            龍無貴賤只論長,纏龍遠出前更強。

            若徒論長不論貴,纏龍有穴反為。

            恐尋龍易厭口,雖有眼力無腳力。

            若不窮源論祖宗,也尋頓伏識真蹤。

            古人尋龍尋頓伏,蓋緣頓伏生尖曲。

            曲轉之徐必生枝,枝上必為小關局。

            譬如人行適千里,豈無解鞍并頓宿?

            頓宿之所雖未住,亦有從行并部曲。

            頓伏移換并退卸,卻看山面何方下?

            移換卻須尋回山,山回卻有迎送還。

            迎送相從識龍面,龍身背上是纏山。

            纏山轉來龍抱體,此中尋穴又何難。

            古人建都與建邑,先尋頓伏識龍關。

            升虛望楚與涉,此是尋頓與山面。

            降觀于桑與降原,此是尋伏下平田。

            陽挨以日,南北東西向無失。

            乃涉南岡景于京,此是望穴識龍形。

            彼百泉觀水去,陳彼溶原觀水聚。

            或險南岡與太原,是尋頓伏非茍然。

            古人卜宅貴詳審,經旨分明與后傳。


            疑龍經·下篇

            龍已識真無可疑,尚有疑穴費心思。

            大抵真龍臨落穴,先為虛穴貼身隨。

            穴有乳頭有鉗口,更有平坡無左右。

            亦有高峰下帶垂,更有昂頭居隴首。

            也曾見穴在平洋,四畔周圍無高岡。

            也曾見穴臨水際,俗人見穴無包藏。

            也曾也穴如仄掌,卻與仰掌無兩樣。

            也曾出穴直如槍,兩水射脅自難當。

            更有兩山合一氣,兩水三山同一場。

            君如識穴不識怪,只愛左右抱者強。

            此與俗人無以異,多是葬在虛花里。

            虛花左右似有情,仔細辨來非正形。

            虛穴假穴更是巧,仔細看來無甚好。

            怪形異穴人厭看,如何子孫世襲官?

            只緣怪形君未識?識得裁穴卻無難。

            識龍自合當識穴,已在《變星篇》內說。

            恐君疑穴難取裁,好向后龍身上別。

            龍上生峰是根口,前頭結穴是花開。

            根口若真穴不假,蓋從種類生出來。

            若不隨星識根種,妄隨虛穴鑿山隈。

            請君孰認《變星篇》,為鉗為乳分別。

            高低平地穴隨身,豈肯妄下鉗乳穴?

            穴若不隨龍上星,斷然是假不是真。

            請君更好舊墳覆,貪星是乳武鉗局。

            京國外縣多平洋,也有城邑在高崗。

            淮甸州縣在水尾,夔峽山嶺是城隍。

            隨他地勢看高下,不可執一拘攣也。

            千萬隨山尋穴形,此說斷能辯真假。

            冀州壺口落低下,蓋緣輔弼為垣馬。

            太原落處尖似槍,蓋緣廉破龍最長。

            建康落在坡平地,蓋緣輔弼星為體。

            平坦古戰場,熊耳為龍星可詳。

            長安帝垣星外峙,巨武龍生出勢。

            京師落在垣局中,狼星夾出巨門龍。

            太行走入河中府,入首連生六七存。

            入首雖然只是山,落處卻在回環間。

            此與窩鉗無以異,只在大小識形難。

            我觀星辰在龍上,預定前頭穴形象。

            為鉗為乳或為坡,或險或夷或如掌。

            歷觀龍穴無不然,大小隨形無兩樣。

            此是流星定穴法,不肯向人謾空誑。

            更有二十八舍間,星穴裁之最為上。

            大凡識星方識龍,龍神落穴有真蹤。

            真蹤入穴有形勢,形勢真時尋穴易。

            若不識形穴難尋,左右高低如何針?

            且如龍形有幾樣,近水近山隨物象。

            如蛇如虎各有穴,形若真時穴可想。

            龍有耳角與腹腸,鼻顙如何卻福昌。

            虎有鼻唇并眼耳,肩背如何卻出貴?

            看他形象宛在中,最是朝山識正龍。

            高低只取朝山定,莫言三穴有仙蹤。

            千里來龍只一穴,正者為優旁者劣。

            枝上有穴雖有形,不若干龍為至精。

            龍從左來穴居右,只為回來方入首。

            龍從右來穴居左,只為藏形如轉磨。

            高山萬仞或低藏,看他左右及外陽。

            左右低時在低處,左右高時在高岡。

            朝山最是龍正穴,不必求他金尺量。

            正穴當朝必有將,有將便宜為對向。

            穴在南時北上尋,穴在北時南上望。

            朝迎矗矗兩邊摭,向內有如雞見蛇。

            對面正來不傾仄,才方移步便欹斜。

            只將對將尋真穴,將若真時穴最佳。

            乳頭之穴怕風缺,風若入來人絕滅;

            必須低下避風吹,莫道低時鱉裙絕。

            鉗穴如掛壁隈,惟嫌頂上有水來;

            釵頭不圓多破碎,水傾穴內必生災。

            仰掌要在掌心里,左右挨排恐非是。

            窩形須要曲如窠,左右不容少偏陂。

            偏陂不可名窠穴,倒傾摧禍奈何!

            尖槍之穴要外裹,外裹不牢反生禍。

            外山抱裹穴如槍,左右抱來尖不妨。

            山來雄勇勢難竭,便是尖形也作穴。

            只要前山曲抱轉,針著正形官不絕。

            穴法至多難具陳,識得龍真穴始真。

            真形定是有真案,三百余形穴穴新。

            太凡尋穴非一樣,降勢隨形合星象。

            譬如銅人針炙穴,穴的宛然方始當。

            忽然針灸失真機,一指隔差連命喪。

            大凡立穴在人心,心眼分明巧處尋。

            重重包裹蓮花瓣,正穴卻在蓮花心。

            真龍定是有真穴,只為形多難具說。

            朝迎護從亦有穴,形穴雖成有優劣。

            朝迎若是有真情,此是真龍斷不疑。

            朝迎逆轉官星上,小作星形分別枝。

            雖然有穴非大器,隨形斟酌事隨宜。

            大凡有形必有案,大形大穴如何斷?

            譬如至尊坐明堂,列班排牙不撩亂。

            出人短小與氣寬,皆是明堂與案山。

            明堂寬闊氣寬大,案山逼迫人兇頑。

            案來降我人慈善,我去伏案貴人賤。

            龍形若有云雷案,人善享年亦長遠。

            虎蛇若遇蛤與貍,雖出武權勢易衰。

            略舉些言以為例,請君由此細尋推。

            周家農務起后稷,享國享年延八百。

            秦人關內恃威權,蠶滅諸侯二世絕。

            此言雖大可喻小,嵩岳降神出申伯。

            大抵人是山川英,天降圣賢為時生。

            祖宗必定有山宅,占得山川萬古靈。

            試言裁穴出機巧,穴法分豪爭微妙。

            假穴斬關莫道真,正穴正形都差了。

            國丹徒之后山,常有云氣在其間。

            曲阿之中有正穴,卻被劉候斬一關。

            斬關之穴始于此,只得二世生龍顏。

            后來子孫即凋喪,蓋為正穴尋真難。

            孫恭以為不鑿壞,可以十世王無慚。

            我今復此舊墳壟,乃知垣局多回環。

            今人裁穴多論向,更不觀星后龍上。

            觀星裁穴始為真,不論星辰是虛誑。

            疑龍經

            .楊益.字筠松著

            ------上篇

            疑龍何處最難疑?尋得星峰卻是枝。

            關峽從行并護托,矗矗槍旗左右隨。

            幹上星峰金不作,星峰龍法近虛詞。

            與君少釋狐疑事,幹上尋龍真可據。

            幹龍長遠去無窮,行到中間陽氣聚。

            面前山水又可愛,背后護龍皆反背。

            君如就此問疑龍,此是幹龍迎送隊。

            譬如赍糧適千里,豈無頓宿分內外。

            龍行長遠去茫茫,定有參隨部長。

            凡有好山為幹去,枝龍盡處有旗槍。

            旗槍也是星峰作,圓凈尖方高更卓。

            就中尋穴穴卻無,幹去未休枝早落。

            枝龍身上亦可裁,半是虛花半是胎。

            若是虛花無朝應,若是結實護送回。

            護纏尚要觀疊數,一疊回來龍身顧。

            莫便將為真實看,此是護龍葉交互。

            三重五重抱回來,此就枝龍腰上做。

            幹龍尤自隨水去,護送迢迢不回顧。

            正龍身上不生峰,有峰皆是枝葉送。

            君如見此幹龍身,的向幹龍窮處覓。

            君如尋得幹龍窮,二水相交穴受風。

            風吹水劫卻非穴,君如到此是疑龍。

            請君看水交纏處,水外有山來聚會。

            翻身顧母顧祖宗,此是回龍轉身處。

            宛轉回龍是掛鉤,未作穴時先作朝。

            朝山皆是宗與祖,不千里遠迢迢。

            穴前官皆拜揖,千源萬派皆朝入。

            此是尋龍大法門,兩水夾來皆轉揖。

            尋龍何處使人疑,尋得星峰卻是枝。

            枝中亂來無正穴,真龍到處又疑非。

            只緣不識兩邊護,卻愛飛峰到腳隨。

            飛峰斜落是龍腳,腳上生峰一達卓。

            真龍平處無星峰,兩邊生峰至難捉。

            背斜面直號飛峰,此是真龍夾從龍。

            一節生峰一節插,兩節雖長號寬峽。

            峽長繞出真龍前,背后星峰又可憐。

            到此狐疑不能識,請向正龍尋兩邊。

            兩邊起峰為護從,正龍低平最貴重。

            星峰兩邊轉前揖,揖在穴前為我用。

            問君州縣正身龍。大浪橫江那有峰。

            起峰皆是兩邊腳,去為小穴為村落。

            如此尋龍看兩邊,兩邊生腳未偏。

            正身繞卻中央去,祿破文廉多作關。

            是為有大小,破祿二星外為攔。

            祿存無祿作神壇,破軍不破作近關。

            要尋大地尋關局,關局大小水口山。

            大凡尋龍要尋幹,莫道無星又無換,

            君如不識枝幹龍,每見龍多延蔓。

            不知斡長纏亦長,外山外縣山為伴。

            尋龍千里遠迢遞,其次五百三百里。

            先就輿圖看水源,兩水夾來皆有氣。

            水源自是有長短,長作軍州短作縣。

            枝上節節是鄉村,幹上時時斷復斷。

            分枝劈脈散亂去,幹中有枝枝復幹。

            凡有枝龍長百里,百里周圍作一縣。

            百里各有小龍,兩水峽來尋曲岸。

            曲岸有水抱龍頭,抱處好尋氣無散。

            到此先看水口山,水口交牙內局寬。

            便就寬容平處覓,左右周圍無空闊。

            斷然有穴在此處,更看朝水與朝山。

            朝水與龍一般遠,共祖同宗來作伴。

            客山千里來作朝,朝在面前為近案。

            如有朝迎情性真,將相公候立可斷。

            尋得真龍不識穴,不識穴時總空說。

            識龍識穴始為真,下著真龍官不絕。

            真龍隱拙穴難尋,惟有朝山識幸心。

            朝若高時高處點,朝著低時低處針。

            朝山亦自有真假,若是真時特來也。

            若是假時山不來,徒愛尖圓巧如畫。

            若有真朝來入懷,不必尖圓如龍馬。

            惟要低昂起伏來,不愛尖傾直去者。

            直去名為墜朝山,雖見尖圓也是閑。

            譬如貴人背面立,與我情意不相關。

            亦有橫列為朝者,若是橫朝似衙。

            前山橫過腳分枝,枝上作朝首先下。

            首下作峰或尖圓,雙雙來朝列我前。

            大作排牙小作列,如魚驕頭蠶比肩。

            朝馀卻去作水口,與我后纏兩相湊。

            交牙護斷水不流,不放一山一水走。

            到此尋穴定明堂,明堂橫直細推。

            明堂已向前篇說,更就此篇重辨別。

            明堂惜水如惜血,穴里避風如避賊。

            莫令凹缺被風吹,莫使溜牙遭水劫。

            橫城寬抱有垣星,更以三垣論交結。

            交結多時垣氣深,交結少時垣局泄。

            長垣便是橫朝,局心便是明堂山。

            垂腳向垣口,北面重重尊圣顏。

            大抵山形雖在地,地有精光屬星次。

            體魂在地光在天,識得星光真精藝。

            問君如何辨明堂,外山抱里內平洋。

            也有護關亦如此,君若到此細推詳。

            時師每到關峽里。山水周圍秀且麗。

            躊躇四顧說明堂,妄指橫山作真地。

            不知關峽自周,只是護關堂泄氣。

            泄氣之法妙何觀,左右雖回外攔。

            此是正龍護關峽,莫將堂局此中看。

            與君細論明堂樣,明堂須要之玄放。

            明堂遠曲如繞繩,遠在穴前須內向。

            內向之水抱身橫,對面抱來弓帶象。

            上山下來下山上,中有吉穴隨形向。

            形若真時穴始真,形若不真是虛誑。

            虛誑之山看兩邊,兩邊虛空亦如然。

            外纏不轉內托返,此是貴龍形氣散,

            龍虎背后有衣,此是官拜舞袖。

            雖然有袖穴不見,官不離鄉任何受。

            貴龍行處有毯褥,毯褥之龍富貴局。

            問君毯褥如何分?龍下有坪如鱉裙。

            譬如貴人有拜席,又如僧道壇具伸。

            真龍到穴有泅褥,便是枝龍山富足。

            此是神仙識貴龍,莫道肥龍多息肉。

            瘦龍雖是孤寒山,也有瘦龍出高官。

            肥龍須作貴龍體,也有肥龍反凌替。

            問君肥瘦如何分,莫把雌雄妄輕議。

            大戴亦當有此言,溪谷為低伏蹲。

            岡陵為牡必雄峙,不知肥瘦有殊分。

            漢儒以山論夫婦,夫山高峻婦低去。

            此是儒家論尊卑,便是龍家雌雄語。

            大抵肥龍要瘦護,瘦龍也要肥龍御。

            瘦龍若有咽褥形,千里封候居此地。

            敢將禹跡來問君,輿圖之上要細。

            尋龍論脈尤論勢,地勢如何卻屬坤。

            若以山川分兩界,黃河川江兩源派。

            其中有枝濟與河,淮漢湘水亦長源。

            幹中有枝枝有幹,長者入海短入垣。

            若以斡龍會大盡,太行喝石至海孺。

            又有高山入韋領,又分汝穎河流吞。

            南幹分枝入海內,河北河東皆不背。

            蔥領連綿入桂連,又入衡陽到江邊。

            其間屈曲分臂去,不知多少枝葉繁。

            又分一派入東海,又登竭石會為垣。

            一枝分送海門,幹龍畫在江陰墳。

            若隊斡龍為至貴。東南沿海天子尊。

            不在彼,多在枝龍身上分。

            枝幹又難辯,枝上多為州與縣。

            京都多是在中。海岸山窮風蕩散。

            君如要識枝幹龍,更看疑龍中下卷。


            疑龍經·中篇 

            雖然已識枝中幹,長作京都短作縣。

            枝中有幹幹有枝,心里能明口能辨。

            只恐尋龍到此窮,兩水夾來風蕩散。

            也有州并大邑,直到水窮山絕獻。

            也有城隍一都會,深在山原隈僻畔。

            今日君尋到水窮,砂礫坦然纏護竄。

            右尋無穴左無形,無穴無形卻尋轉。

            尋轉分枝上覓穴,惟見縱橫枝葉亂。

            也識轉喚也識纏,也識護托也識纏。

            只是弧疑難捉穴,穴若假時無正案。

            到此之時心生疑,若遇高明能剖判。

            為君決破之疑心、枝幹亂時分背面。

            假如兩水夾龍來,便看外纏那邊回。

            纏山纏水回抱處,背底纏山纏水隈。

            護纏亦自有大小,大小隨龍長短來。

            龍長纏護亦長遠,龍短纏護亦近挨。

            大抵纏山必回轉,莫把明堂向外裁。

            曲轉之形必是面,背抵纏山纏水隈。

            纏山纏水回抱處,只恐山塞不開。

            尋得纏護分明了,更看落頭尋要妙。

            纏出纏水如衣屏,向前寬闊看多少。

            纏水纏山作案山,只恐明堂狹不寬。

            山回水抱雖似面,浪打風吹巖壁寒。

            請君來此看背面,水割石巖龍背轉。

            若是面時寬且平,若是背時多陡。

            面時平坦中立穴,局內必定朝水緩。

            縈紆懷抱入懷來,不似背變風蕩散。

            君如識得背面時,枝幹尋龍無可疑。

            寬平大曲處尋穴,此為大地斷無疑。

            詳看朝迎在何處,中有橫過水城聚。

            背后纏水與山回,合前朝水相隨。

            后纏抱來結水口,前頭生腳來相湊。

            兩山兩水作一關,更看羅星識先后。

            羅星亦自有首尾,首逆上頭尾拖水。

            如此地穴與尋龍,不落空戶與失。

            秤定上下左右手,的有真龍在此中。

            忽然數山皆逼水,水夾數山來相從。

            君如看到護送山,上坡下坡事一同。

            疑上坡是真穴,看來下坡亦藏風。

            二疑更看上下轉,山水轉抱是真龍。

            夾龍自上亦作穴,此處恐是雙雌雄。

            雖作兩穴分貴賤,分高分下更分中。

            也有真形無朝水,只看朝山為近侍。

            朝水案外暗循環,此穴自非中下地。

            愛案山水轉,不愛順流隨水勢。

            順流隨水案無力,此處名為破城。

            若是逆水作案山,關得垣無走氣。

            也有真形無朝山,只要諸水聚其間。

            汪汪萬頃明常外,內局周回如抱環。

            鉤鈐鍵閉不漏泄,內氣無容外氣殘。

            外陽朝海拱辰入,內氣端然龍虎安。

            枝幹之龍識背面,位極人臣世襲官。

            饒已能分背面,面得寬平背崖巖。

            假如兩水夾龍來、屈曲翻身勢大轉。

            一回頓伏一翻身,一轉換一回斷。

            兩邊皆有山水朝,兩邊皆有水抱。

            兩邊皆有穴形真,兩邊皆有山水案。

            兩邊朝迎皆可觀,兩邊明堂皆入選。

            兩邊纏護一般來,兩手下邊皆回轉。

            此山背面未易分,心下狐疑又能判。

            不應兩邊皆立穴,大小豈容無貴賤。

            只緣花穴使人疑,更看護身腳各辯。

            莫來此處談真龍,兩水夾來龍必轉。

            逆轉之龍有鬼山,鬼山拖腳皆后環。

            識得背面更識鬼,識鬼之外更識官。

            官鬼已向前篇說,更就此中重分別。

            大凡幹龍行盡處,外山隔水來相顧。

            幹龍若是有鬼山,回轉向前寬處安。

            凡山大曲水大轉,必有王候居此間。

            也有幹龍夾兩水,更不回頭直為。

            只是兩護必不同,定有護關交結秘。

            幹龍行盡若天鬼,須看眾水聚何處?

            眾水聚處是明堂,左右交牙鎖真氣。

            如此明堂雖是真,鎖結交牙誠可貴。

            問君疑龍何處難?兩水之中必有山。

            兩山之中必有水,山水相夾是機源。

            假如十條山同聚,必有十水歸一處。

            其間一水是出門,九山同來作門戶。

            看西西山好,西上看東東山妙。

            南山望見北上山,山奇水秀疑似間。

            看見南山水,矗矗尖奇秀且麗。

            君如遇見此處時,兩水夾來何處是?

            與君更為何分別,先分貴賤星羅列。

            更須參究龍短長,又看頓伏星善良。

            尊星不為朝見,從龍雖來撓掉藏。

            貴龍重重出入賬,賤龍天帳空雄強。

            十山九水難同聚,貴龍居中必異常。

            問君如何分貴賤,真龍不肯為朝見。

            凡有星峰去作朝,此龍骨里福潛消。

            譬如吏兵與臣仆,終朝跪起庭前。

            那有精神立自身,時師只說同關局。

            朝山護送豈無穴,輕重與貴龍別。

            龍無貴賤只論長,纏龍遠出前更強。

            若徒論長不論貴,纏龍有穴反為。

            恐尋龍易厭口,雖有眼力無腳力。

            若不窮源論祖宗,也尋頓伏識真蹤。

            古人尋龍尋頓伏,蓋緣頓伏生尖曲。

            曲轉之徐必生枝,枝上必為小關局。

            譬如人行適千里,豈無解鞍并頓宿?

            頓宿之所雖未住,亦有從行并部曲。

            頓伏移換并退卸,卻看山面何方下?

            移換卻須尋回山,山回卻有迎送還。

            迎送相從識龍面,龍身背上是纏山。

            纏山轉來龍抱體,此中尋穴又何難。

            古人建都與建邑,先尋頓伏識龍關。

            升虛望楚與涉,此是尋頓與山面。

            降觀于桑與降原,此是尋伏下平田。

            陽挨以日,南北東西向無失。

            乃涉南岡景于京,此是望穴識龍形。

            彼百泉觀水去,陳彼溶原觀水聚。

            或險南岡與太原,是尋頓伏非茍然。

            古人卜宅貴詳審,經旨分明與后傳。


            疑龍經·下篇

            龍已識真無可疑,尚有疑穴費心思。

            大抵真龍臨落穴,先為虛穴貼身隨。

            穴有乳頭有鉗口,更有平坡無左右。

            亦有高峰下帶垂,更有昂頭居隴首。

            也曾見穴在平洋,四畔周圍無高岡。

            也曾見穴臨水際,俗人見穴無包藏。

            也曾也穴如仄掌,卻與仰掌無兩樣。

            也曾出穴直如槍,兩水射脅自難當。

            更有兩山合一氣,兩水三山同一場。

            君如識穴不識怪,只愛左右抱者強。

            此與俗人無以異,多是葬在虛花里。

            虛花左右似有情,仔細辨來非正形。

            虛穴假穴更是巧,仔細看來無甚好。

            怪形異穴人厭看,如何子孫世襲官?

            只緣怪形君未識?識得裁穴卻無難。

            識龍自合當識穴,已在《變星篇》內說。

            恐君疑穴難取裁,好向后龍身上別。

            龍上生峰是根口,前頭結穴是花開。

            根口若真穴不假,蓋從種類生出來。

            若不隨星識根種,妄隨虛穴鑿山隈。

            請君孰認《變星篇》,為鉗為乳分別。

            高低平地穴隨身,豈肯妄下鉗乳穴?

            穴若不隨龍上星,斷然是假不是真。

            請君更好舊墳覆,貪星是乳武鉗局。

            京國外縣多平洋,也有城邑在高崗。

            淮甸州縣在水尾,夔峽山嶺是城隍。

            隨他地勢看高下,不可執一拘攣也。

            千萬隨山尋穴形,此說斷能辯真假。

            冀州壺口落低下,蓋緣輔弼為垣馬。

            太原落處尖似槍,蓋緣廉破龍最長。

            建康落在坡平地,蓋緣輔弼星為體。

            平坦古戰場,熊耳為龍星可詳。

            長安帝垣星外峙,巨武龍生出勢。

            京師落在垣局中,狼星夾出巨門龍。

            太行走入河中府,入首連生六七存。

            入首雖然只是山,落處卻在回環間。

            此與窩鉗無以異,只在大小識形難。

            我觀星辰在龍上,預定前頭穴形象。

            為鉗為乳或為坡,或險或夷或如掌。

            歷觀龍穴無不然,大小隨形無兩樣。

            此是流星定穴法,不肯向人謾空誑。

            更有二十八舍間,星穴裁之最為上。

            大凡識星方識龍,龍神落穴有真蹤。

            真蹤入穴有形勢,形勢真時尋穴易。

            若不識形穴難尋,左右高低如何針?

            且如龍形有幾樣,近水近山隨物象。

            如蛇如虎各有穴,形若真時穴可想。

            龍有耳角與腹腸,鼻顙如何卻福昌。

            虎有鼻唇并眼耳,肩背如何卻出貴?

            看他形象宛在中,最是朝山識正龍。

            高低只取朝山定,莫言三穴有仙蹤。

            千里來龍只一穴,正者為優旁者劣。

            枝上有穴雖有形,不若干龍為至精。

            龍從左來穴居右,只為回來方入首。

            龍從右來穴居左,只為藏形如轉磨。

            高山萬仞或低藏,看他左右及外陽。

            左右低時在低處,左右高時在高岡。

            朝山最是龍正穴,不必求他金尺量。

            正穴當朝必有將,有將便宜為對向。

            穴在南時北上尋,穴在北時南上望。

            朝迎矗矗兩邊摭,向內有如雞見蛇。

            對面正來不傾仄,才方移步便欹斜。

            只將對將尋真穴,將若真時穴最佳。

            乳頭之穴怕風缺,風若入來人絕滅;

            必須低下避風吹,莫道低時鱉裙絕。

            鉗穴如掛壁隈,惟嫌頂上有水來;

            釵頭不圓多破碎,水傾穴內必生災。

            仰掌要在掌心里,左右挨排恐非是。

            窩形須要曲如窠,左右不容少偏陂。

            偏陂不可名窠穴,倒傾摧禍奈何!

            尖槍之穴要外裹,外裹不牢反生禍。

            外山抱裹穴如槍,左右抱來尖不妨。

            山來雄勇勢難竭,便是尖形也作穴。

            只要前山曲抱轉,針著正形官不絕。

            穴法至多難具陳,識得龍真穴始真。

            真形定是有真案,三百廖形穴穴新。

            太凡尋穴非一樣,降勢隨形合星象。

            譬如銅人針炙穴,穴的宛然方始當。

            忽然針灸失真機,一指隔差連命喪。

            大凡立穴在人心,心眼分明巧處尋。

            重重包裹蓮花瓣,正穴卻在蓮花心。

            真龍定是有真穴,只為形多難具說。

            朝迎護從亦有穴,形穴雖成有優劣。

            朝迎若是有真情,此是真龍斷不疑。

            朝迎逆轉官星上,小作星形分別枝。

            雖然有穴非大器,隨形斟酌事隨宜。

            大凡有形必有案,大形大穴如何斷?

            譬如至尊坐明堂,列班排牙不撩亂。

            出人短小與氣寬,皆是明堂與案山。

            明堂寬闊氣寬大,案山逼迫人兇頑。

            案來降我人慈善,我去伏案貴人賤。

            龍形若有云雷案,人善享年亦長遠。

            虎蛇若遇蛤與貍,雖出武權勢易衰。

            略舉些言以為例,請君由此細尋推。

            周家農務起后稷,享國享年延八百。

            秦人關內恃威權,蠶滅諸侯二世絕。

            此言雖大可喻小,嵩岳降神出申伯。

            大抵人是山川英,天降圣賢為時生。

            祖宗必定有山宅,占得山川萬古靈。

            試言裁穴出機巧,穴法分豪爭微妙。

            假穴斬關莫道真,正穴正形都差了。

            國丹徒之后山,常有云氣在其間。

            曲阿之中有正穴,卻被劉候斬一關。

            斬關之穴始于此,只得二世生龍顏。

            后來子孫即凋喪,蓋為正穴尋真難。

            孫恭以為不鑿壞,可以十世王無慚。

            我今復此舊墳壟,乃知垣局多回環。

            今人裁穴多論向,更不觀星后龍上。

            觀星裁穴始為真,不論星辰是虛誑。

            快速報名
            姓名:
            電話:

            中山市北斗星國學文化傳播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廖老師:13828658031

            陳助理:15360931786

            地址:廣東省惠州市博羅縣石灣鎮時代江景一樓商鋪37號

            69久久夜色精品国产69|久久久久久免费免费精品精品|色偷偷人人澡久久超碰97下载|国产精久久久久久精品电影
            <ruby id="n2mil"></ruby>
            1. <cite id="n2mil"></cite>
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n2mil"></cite>
            2. <rt id="n2mil"></rt>

                1. <tt id="n2mil"></tt>
                    <tt id="n2mil"></tt>